1. <form id='230201'></form>
        <bdo id='555550'><sup id='639363'><div id='599457'><bdo id='839492'></bdo></div></sup></bdo>

            •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希腊全国大选今登场 民调称新民主党有望再次执政

            来源:会所保健服务 中国日报网络版     时间: 2019-08-24 14:43:46
            【字体:

            天津大港区会所保健服务十【薇信:4738915】【推荐】全网最靠谱最快捷的全套√服务√包夜√服务√全天24小时√预约十薇√直接安排√非诚勿扰√准时安排送达目的地√


            电子烟的烟弹不能随便卖----

              电子烟的烟弹不能随便卖
               销售烟草制品需取得许可 代购及买家可能被追究走私罪刑责

              从被告人家里搜出的电子烟烟弹

              小李今年26岁,毕业后来京打拼的他,已经在一家科技企业拿到了2万元的月薪。而就是这位年轻有为的小伙子,却被自己淡薄的法律意识送上了法院的被告席。因在未取得烟草经营许可的情况下销售电子烟烟弹,昌平法院以非法经营罪判处小李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

              律师表示,在我国销售烟草制品需要取得相应许可。本案中,除了小李实施了非法经营行为外,将大量烟弹走私入境的代购人员以及直接向走私者大量收购烟弹的买家,也可能被追究走私犯罪的刑事责任。

              案发

              小伙为赚外快 不料触犯刑法

              昌平公安分局史各庄派出所民警张彪是在回龙观小区的一处出租房内见到小李的。

              小李大学毕业后就来到北京,三年打拼下来,他不仅有了稳定的工作,并且多次升职加薪,已经在一家企业担任线上主管,月薪2万元。但在光鲜的白领外表下,小李在暗中却做起了销售电子烟烟弹的生意。

              其实小李自己并不抽烟,他之所以接触到烟弹的销售,是他的一个朋友曾询问他是否有购买烟弹的资源。小李联系到一个日本代购后发现,这个生意赚钱并不难,转手一次就可以赚取差价。于是,小李便也做起了转卖烟弹的生意,而他的目的也很单纯,“就是想赚钱呗”。

              电子烟烟弹的长度明显比正常的卷烟短小很多,插入特制的加热器中即可使用,而不需要明火点燃。张彪告诉记者,这种烟弹的学名为加热不燃烧烟草制品,属于国家烟草专卖品。

              2019年2月16日,根据掌握的线索,烟草行政执法检查人员和民警张彪一同来到小李的租住地。对于执法人员的到访,小李显得有些慌张,而在其屋内,张彪发现了三条尚未开封的电子烟烟弹。

              面对民警,小李痛快地承认了自己通过微信等线上渠道,销售万宝路牌电子烟烟弹的行为。他并没有取得烟草专卖证,却在4个月内销售了价值16万余元的烟弹,非法获利8000余元。经北京市烟草质量监督检验站鉴定,在小李家中查获的烟弹全部为真品卷烟。

              就为赚取这不到万元的利润,小李因涉嫌非法经营罪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

              “我是真的不知道(犯法)。”直到坐在了审讯室中,小李才逐渐明白了自己行为的性质。

              法规

              烟草制品专营 不得私自贩卖

              我国《烟草专卖法》规定,国家对烟草专卖品的生产、销售、进出口依法实行专卖管理,并实行烟草专卖许可证制度。

              而对于卷烟的进口、经营,国务院早在2000年就颁布了《关于严厉打击卷烟走私 整顿卷烟市场的通告》。通告中规定,凡正常进口的卷烟,必须在箱包、条包和盒包上印有“由中国烟草总公司专卖”字样。而经营合法进口卷烟、免税烟的单位,则必须持有烟草专卖行政主管部门核发的特种烟草专卖经营企业许可证。

              但在电子烟刚刚进入中国市场时,这种只靠加热即可使用的烟弹与传统的卷烟究竟是否可以等同,引发了不小的争议。

              事实上,含有烟碱等烟草提取物成分的电子烟烟弹、烟油均属于烟草产品,我国对其依法实行国营贸易,世界卫生组织在有关文件中也建议将电子烟作为烟草制品进行监管。

              不含有烟草专卖品成分的电子烟烟杆、雾化器、电池等装置,则不属于烟草专卖品,可以在市场上正常销售。记者在多个网络购物平台上以“电子烟”作为关键词搜索,也确实仅能搜索到相应的加热装置。

              然而,不断有电子烟加热器售出,对烟弹的需求自然存在。而为了规避各电商平台的监管,有烟弹卖家以“卖猫粮”、“口粮”等关键词作为掩护,并将商品图片进行技术处理。

              调查

              导游出境代购 国内需求量大

              有电子烟用户告诉记者,由于万宝路电子烟烟弹货源均来自海外,国内也并没有厂家生产、销售类似产品,要想消费这种电子烟,只能选择代购。而这款电子烟的受众较广,对小李来说,寻找买家并不算困难。

              但事实上,小李在烟弹的销售链条中只是很小的一环,为其供货的“上家”经手的货物价值能达到百万余元。

              小李经常联系的几名“上家”均为旅行社专职的海外导游,因日本、韩国等地的电子烟烟弹价格较低,他们通常会从这些国家批量购买,再带回国内销售。

              根据海关的相关规定,每名旅客入关时携带的卷烟数量不得超过两条。这时,带团导游所具有的身份优势便凸显出来,他们利用游客的身份代为报关,一次就能带回几百条烟弹。

              春秋国旅的导游彭某便做起了这份“兼职”,从2018年10月底开始,彭某和两个朋友一起往返于北京和日本之间,每个月都要跑上一两趟。半年的时间里,彭某等三人共将5500余条烟弹带回北京销售,小李便是他们的买家之一。

              与彭某建立起稳定的联系后,每个月,小李都能拿到200条左右的烟弹,但他并没有盲目加价,每条烟弹仅加价一二十元出售。为了赚钱,小李自然希望能拿到更多的货源,他曾对彭某表示手头还有数百条烟弹的缺口,希望彭某能够“有多少带多少”,但彭某每次“进货”的数量有限,必须提前预约才能保证供货。

              而小李的下家则表达得更加直白,“我这儿要的人哗哗的,这买卖就不能停,都是捡钱”,“我根本不在家里放一条货。”

              判决

              被判缓刑一年 买家或也担责

              因涉嫌非法经营罪,小李被检察机关起诉至法院。本案主审法官表示,小李从未办理过烟草经营许可,销售的卷烟也并非通过正常渠道进口,他的销售行为扰乱了烟草市场的经营秩序,销售金额达16万余元,情节严重,故应当以非法经营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经审理,昌平法院对本案作出判决,小李因犯非法经营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并处罚金1万元。目前,小李已经前往司法行政机关报到并开始服刑,接受社区矫正。

              小李为他的行为付出了代价,然而,参与这个销售链条的所有人,都并非无辜者。目前,导游郭某因涉嫌刑事犯罪已被警方控制,案件仍在进一步工作中。

              尚权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高文龙律师告诉记者,作为小李的“上线”,导游利用游客名额代为报关,其行为就是为了逃避海关监管,偷逃关税,首先可能承担行政责任。如果其逃税数额达到了法定标准,情节严重,则可能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物品罪,将被追究刑事责任。

              而作为买家,也并非与刑事犯罪绝缘。高文龙律师表示,如果购买者直接向走私者购买大量烟草制品,达到了法定标准,也可能被追究走私犯罪的刑事责任。同时,高律师也建议国家机关尽快出台更加全面的鉴定标准,并以法律法规的方式确定下来,更好的约束全体公民,达到有效监管的目的。

              本报记者 刘苏雅 文并摄

            教育消费,会花钱也要会辨别----

              暑假期间,很多家长选择给孩子报校外培训课和兴趣班

              教育消费,会花钱也要会辨别(消费视窗·暑期消费新观察②)

              暑期校外培训课和兴趣班种类繁多、形式多样,较好地满足了孩子们的选择性学习需求,但也存在一些培训机构夸大宣传、培训质量良莠不齐等现象。这个暑假,教育消费有哪些新动向?如何让家长们放心消费?记者进行了采访。

              “暑期到了,孩子也不能放松学习”

              随着收入水平和受教育程度的提高,越来越多家长愿意在孩子教育上增加投入

              “身边的朋友、同事大多愿意在孩子教育上增加投入,教育消费已占据暑期家庭开支的大部分。”近日,在浙江杭州当律师的郭敏拿出一张自制课程表,上面列着孩子暑假补习班的时间安排,不仅有英语、数学、语文等培训班,周五和周六晚上还各有一节钢琴课,安排得很充实。

              “暑期到了,孩子也不能放松学习。”郭敏说,暑期培训班主要是巩固上一学期的学习成果,预习下个学期的学习内容,避免假期过后跟不上,学钢琴则是因为孩子喜欢,从4岁开始孩子就练习弹琴,到现在没断过。

              像郭敏那样重视暑期教育的家长不在少数。日前,人民网对北京地区不同收入的家庭进行了问卷调查。调查显示,67.74%的家庭在暑期给孩子安排了课外培训班或兴趣班,在培训班或兴趣班的数量上, 43.55%的家庭选择2个,24.19%的家庭选择3个,12.9%的家庭选择4个及以上。

              郭敏算了一笔账,暑期数学课程培训班一节课120元,一个月48节课,共花费5760元。钢琴兴趣班上的是小班,一个班只有三个学生,一节课300元,一个月8节课,花费2400元。暑假一个月总共在孩子教育上花了8000多元,“各项加起来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了。”郭敏说。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居民人均教育文化娱乐支出同比增长10.9%,主要是教育培训增长较快,带动教育支出增长17.4%。

              四川某教育培训机构负责人黄旭表示,随着我国居民收入水平和受教育程度不断提高,越来越多的家长愿意在孩子教育消费上增加投入。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副研究员洪明表示,儿童教育主要由三部分组成: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和社区教育。在近两个月的暑假期间,学校教育让位于家庭教育和社区教育。在目前比较普遍的“4+2+1”的家庭模式下,父母陪伴孩子的时间有限,选择让孩子上校外培训班成了不少家庭的选择。

              黄旭分析,对于一些家长来说,暑期孩子放假、大人上班,让孩子单独待在家里不放心。参加校外教育培训班或兴趣班,孩子可以集中时间和精力加强某一方面的能力培训,而且和同龄人一起交流,也会让暑期生活更有意义。

              当然,也有一些家长盲目为孩子报教育培训班,增加了家庭负担,也让孩子不堪重负。

              “报名参加暑期培训班应当适度。”黄旭表示,教育与其他消费品不同,高投入不一定意味着高回报,更重要的还是孩子的接受程度和个人兴趣。课外培训应该是对学校学习的一种拓展,家长应根据孩子实际情况来选择,不要盲目跟风。

              “只要你有需求,往往都能找到合适的产品”

              信息技术进步带动教育产品和服务提质升级,人们在教育培训内容和形式上有了更多选择

              “现在的教育产品种类可比以前丰富多了,只要你有需求,往往都能找到合适的产品。”上海80后家长徐斌感慨道,在他上学的时候,同学们参加的大多是补习语数外的课程辅导班,不像现在有这么丰富的兴趣班可供选择。今年暑假,徐斌给7岁的女儿报了游泳培训班,给不满4岁的儿子报了机器人教育课程。

              “给孩子报名参加暑期培训,主要是培养孩子的动手和创造能力。”徐斌说,“机器人课程、积木、编程、无人机培训等,这些新兴课程的出现满足了孩子们的多样化需求。”

              当前,人们的教育观念逐渐发生转变,从重视应试教育转向关注孩子的全面发展,教育需求更加多元。需求升级带动教育产品和服务提质升级,内容不再局限于课程培训,有更多艺术类、体育类、益智类的素质拓展培训,教育模式也不再仅是线下授课。新产品、新模式不断出现,在内容和形式上有了更多选择。

              “线上有名师直播讲课,线下有辅导老师实时答疑解惑,今年暑假我给孩子报了一个双师课堂培训班,效果很好。”湖北武汉某公司员工刘贺说。

              去年暑假,刘贺给孩子报了一期名师在线课程,老师讲得很好,但是节奏快,孩子有点跟不上。今年有同事推荐了双师课堂,在这种模式下,每堂课配备两位专业老师陪伴教学,其中授课老师负责线上讲解,辅导老师负责线下复习巩固,不仅解决了名师资源稀缺的问题,而且线上与线下融合实现了老师与孩子之间的双向沟通,很受孩子欢迎。

              “信息技术改变了大家的生活,让教育更加人性化、个性化。”刘贺说,双师教室配备高清摄像头和全向麦克风,每个孩子配有实时互动答题器,主讲老师能通过直播间与学生进行双向语音互动,“我去陪听了一节课,感到很不错。”

              如今,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快速发展,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等智能终端设备的大规模普及,无线网络等网络资源的不再稀缺,教育市场开始向智能化、数字化发展。信息技术在教育领域的应用提高了效率,降低了成本,满足了人们多元化的消费需求。

              教育需求的增长也带动了相关产品、设备销量的爆发性增长。苏宁易购有关儿童教育产品的销售数据显示,今年放暑假以来,智能教育产品销量同比增长389%。

              “监管要给力,家长也要擦亮眼”

              有关部门要继续推进校外培训机构治理,家长要对一些机构的夸大宣传保持警惕

              “专家授课,听起来很不错。”在试听了一节培训课后,辽宁省沈阳市市民张曼给孩子报了一个月的数学培训班。没想到,孩子反映,所谓的专家只上了前两节课,后面则是由其他老师上课,讲得十分乏味。

              “我觉得很无奈,本以为先试后买会靠谱些,哪知道还是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张曼说。

              旺盛的需求带来市场繁荣,也让一些不良商家看到了机会。他们往往打着“名师”“专家”“头脑风暴”等噱头虚假宣传,还有些培训机构资质存疑、教师素质参差不齐,使培训质量大打折扣。

              洪明认为,要认真对待教育培训市场存在的问题,将课外教育培训市场纳入日常监管体系,规范其发展。

              去年8月22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就一些校外培训机构存在的证照不全、超前培训等问题提出了一系列解决措施,对机构审批登记、培训行为规范、日常监督管理等环节提出了具体细致的要求。截至2018年年底,全国共摸排校外培训机构401050所,存在问题机构272842所,现已完成整改269911所,完成整改率98.93%。

              专家表示,要继续推进校外培训机构治理,探索创新更为有效的管理举措;推进执行“单用途预付消费卡”制度,通过资金监管和保险等方式,进一步加强各培训机构预收费用的资金安全保障;建立教育培训领域信用管理体系,对规范健康办学的机构予以信用激励,对违法违规办学机构实施多部门、多领域的联合惩戒。

              “在强化监管、优化环境的同时,家长也要擦亮双眼。”洪明介绍,在挑选培训班时,一定要关注教育机构的教育资质、合法经营资格,实地考察硬件设施情况,签订合同协议并保留证据,对一些机构的夸大宣传保持警惕。

              罗珊珊 欧阳洁


            相关文章

            热点推荐

            版权所有:中国新闻网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
            主办:中国新闻网 协办:中国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中国新闻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